匿名的「N号房」:自由边界与人性之恶

2020.03.26 | 浏览:24590


碳链价值


韩国的「N号房」工作正在逐步发酵。当人们对这件事了解得越深,便越觉得毛骨悚然。


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匿名交际软件Telegram上发作了大规模「性违法视频」网络传达工作。受害者包括大量未成年人(尤其是中学生),乃至还包括11岁的小女子和婴儿。现在尚无法计算被害者终究有多少,但有媒体估计,被害者数量或许达到了上万人。


这些女孩子被以令常人不可思议的方法进行着「性迫害」和「性克扣」。


多数受害者最开始是在推特被围猎上的。狩猎者伪装成各种人物,一步步骗得她们的相片,并且要挟她们假如不给出更加露出的相片,她们的信息便会被发送给身边的同学,以及其他的熟人。

许多孩子丧失了抵能力,她们害怕父母、学校知道发作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一个非常悲伤的事例:一个姐姐发现妹妹处于危险之中,尝试保护妹妹,最后她成为了「N号房」的牺牲品。

N号房」将落入陷阱的孩子们称为「奴隶」。她们有的被要求在自己的身体上刻上「奴隶」字样,有的则被要求作出切除乳头这样残暴的工作,而被逼向「N号房」供给关于自身的淫秽视频,则更是常事。


N号房」乃至不满足于网络性虐待,他们还会把奴隶带到线下直接强奸,视频被实时共享。在视频的观看者们看来,遭到性侵的对象是「宠物」「奴隶」,底子没有人格庄严可言。他们会为强奸而欢呼,乃至打出「一起来强奸吧」的语句。


没有人知道,遭到「N号房」迫害的女孩子们,终究遭受到了怎样的打击。

 01 

 

载体:匿名交际软件+数字货币


u=3768164256,922892263&fm=26&gp=0.jpg


而在此次「N号房」工作中,工作载体仍然是匿名交际软件Telegram,付出方法同样是比特币。通过比特币,违法集团会向会员收取25万到150万韩元之间不等的费用,最多人的聊天室曾高达2.3万人,最高时期会员人数多达26万名。


最可怕的是,有26万人观看了「N号房」,但最终只要2名大学生选择了向警察告发。


在观看者看来,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那些在「N号房」发布淫秽视频的「荡妇」。反正他们也付出了会员费,然后用这些钱购买到了相应的服务,达成了买卖。假如说还有谁错了的话,那便是警察部门,由于他们没有及时监管到,没有及时制止。他们仅仅观看,并没有直接做什么,法律对此也没有强硬的惩罚办法。


这种思路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但是假如咱们换一个略微轻松一点的例子,或许可以略微窥视到这种心思。——关于那些在暗网上购买数据,窥视别人开房记载的人,或许人肉并霸凌别人的人,他们也不觉得过错主要在自己。


但是大众们明显不这么想。在韩国,已经有超越130万人向青瓦台示威,要求公布这26万人的实在身份。人们对这群人的变态口味感到愤怒,要求对他们施加正义的处罚。

 02 


 由的边界与人之恶


u=3487190608,1763078443&fm=26&gp=0.jpg


为了抵挡「1984」那样的政治审查,为了保护公民的自在和庄严,匿名软件和自在现金一直是网络前锋安排们研讨的重要方向。但是,这些东西的两面性正在日益显露出来。
在脱离政府监管和日常日子实在身份的捆绑后,人们的言论与行事当然「自在」了,但是「自在」的边界也随之模糊了。


假如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人都处于没有约束的自在状态,这个地方终究是不是天堂呢?


不。「N号房」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狱。


一个「没有约束」的自在空间,意味着它一起也被放逐在了法律和品德之外。这样的地方充分释放了人们的欲望,完全或许成为一个充满血腥、龌龊、不幸、压榨的灾难场。当「人道之恶」得不到任何捆绑和按捺时,所谓的自在空间会成为一个森林国际,「强者」举起枪向那些底子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人开战,让他们在实在国际中遍体鳞伤。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来前些天潜伏在「社工库」(微博5亿用户数据贩卖商)的一名作者。在他报道此事后,他的相关信息被人人肉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后续会给作者带来怎样的影响,但由于揭露就被「人肉」,自身便是一件令人感到恐怖的行为。


假如一个人的自在是对别人的压榨,它乃至将直接让人丧失庄严、丧失活下去的期望,这样的自在又有什么正义可言呢?在寻求对政府审查打破的一起,网络国际的前锋们怎么处理「泛滥的自在」带来的各种品德问题呢?


咱们应该在「网络管理」问题上进行更加深刻的考虑了。

 03 

 

数字货币应当拥抱监管


u=1428362179,3382028253&fm=26&gp=0.jpg


数字货币是否应当遭到政府的监管?这是很长时刻以来,大家一直在评论的问题。假如是,这自然会损害加密货币社区早期「自在主义」的理想;假如不是,面对现在浮现出来的种种问题,社区也给不出好的答案。


现在这个答案越来越倾向于「是」。


试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吧!当你告知朋友你持有比特币的时分,他们问你:「你是去Telegram看片吗?还是想去看谁的开房记载?」你认为你在持有一种「前锋」的钱,而别人却认为你在持有一种「凶恶」的钱。关于喜欢比特币的你来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论是洗钱、色情买卖、毒品和枪支买卖、暗网数据买卖,还是人口买卖、欺诈和传销,这些黑色产业都给加密货币的发展和壮大蒙上了阴影。假如不能从这种阴影中脱节出来,加密货币只能在灰色中原地踏步。


所幸的是,在「N号房」事件之后,KYC韩国法务部表明:“关于参与制造并分发「N号房」不合法性侵印象的违法嫌疑人,将适用《刑法》上的违法集体安排罪,并将彻底清查并回收使用加密货币等结算手法的违法收益,严肃处理不合法收益相关的洗钱行为。”这一点在民众那里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现在,包括 Bithumb在内的韩国加密货币买卖平台收到了警方的公文,要求其对 Telegram「N 号房」一案协助调查。这些买卖平台都表明了支持,将会向警方供给相应的身份信息。


加密货币是时分拥抱监管了。


联系

我们

028-87531801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