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力财经 | 瓦力哇哩第17期直播访谈—对话Qtum量子链CTO钟文斌

2020.03.23 | 浏览:1958


瓦力财经,邀您一起见证区块链时代!

瓦力财经是国内领先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商,追求全面、快速、专业准确的资讯与数据服务,为区块链创新者提供交流平台。我们以社区论坛为基础阵地,让资讯为瞭望灯塔,聚集区块链技术和应用的弄潮儿。目前已发展成集资讯内容、线下活动、培训、孵化器、区块链技术落地服务于一体的生态体平台。

 

瓦力哇哩直播访谈是瓦力财经旗下一档对话区块链行业大咖的尖端思想、感受前沿趋势的访谈栏目,并且与数十家区块链媒体平台达成战略合作。 瓦力社区为瓦力哇哩直播访谈提供40万社区用户的流量支持,可以给访谈嘉宾带来更好的媒体宣传。

 

本次《瓦力哇哩》邀请到的主讲嘉宾是“量子链”公链CTO钟文斌Wenbin, 负责 Qtum Core和Qtum x86虚拟机等开发,前SYNOPSYS任高级研发工程师,有超过四年的大型软件开发经验。

 

Qtum量子链也是一个老牌的开源区块链公链项目,是首个建立在 UTXO 模型之上,采用 PoS 共识机制和去中心化治理机制,且兼容多虚拟机的价值传输网络和智能合约平台。发展至今,Qtum节点峰值时期已经是全球仅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第三大PoS网络。

 

本期直播访谈的主题是:后疫情时代,公有链发展的技术破局之路 

 

 以下为采访实录
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稍有删节)

 

主持人:第一问:区块链行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变化比较快,目前更是逢上中国政策红利,全球产业回归理性这么一个新阶段,Qtum量子链作为行业比较老资辈的“公链”是如何找准自己在行业中的位置的,又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钟文斌:Qtum成立于2016年,创始成员从2013年就进入区块链领域,可以说经历了整个公链发展史。Qtum一直专注于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的建设,做有长远价值的事。从外界看来,Qtum已经算是“老”公链了,但从团队的角度,我们一直在做行业内最“新”的尝试。2016年我们创始团队发起Qtum的初衷就是希望在业内最具有广泛共识的比特币架构之上支持智能合约,我们做到了,成为首个在比特币UTXO模型之上实现智能合约的公链项目,并在2017年上线主网;在看到区块链项目治理的乱象之后,我们在Qtum上线之初就发布了首个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链上治理协议DGP;2018年发布的Qtum的x86虚拟机原型是业界首个基于x86指令集的智能合约虚拟机原型,有望支持几乎所有主流编程语言进行智能合约开发;2019年发布的Qtum2.0则率先实现了智能合约手续费的代付功能,进一步降低了用户使用门槛……这些探索和成果,从当时的角度看来,都有些“超前”,但这些积累都是基于整个团队对行业的深刻认识,因此在一段时间后往往都会成为热点。比如比特币+智能合约,链上治理,多虚拟机兼容等,至今仍是行业中很多项目力求突破的方向。我们有望看到Qtum之前提出的一些技术积累逐步被应用到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其他公链项目。

 

2020年,Qtum会继续专注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发布首个真正意义上的离线PoS共识机制、基于智能合约的隐私资产解决方案以及基于x86指令集的的智能合约虚拟机架构,继续为整个行业做技术输出。

 

主持人:第二问,不管是从2020年Qtum量子链的技术路线图还是 Qtum2019隐私黑客松大奖赛的举办,以及Qtum技术团队的公开演讲,都可以看到Qtum量子链想要发力“隐私保护”这一块,可以谈一谈现在行业内隐私保护的现状以及Qtum在隐私资产、隐私保护这一块的进展吗?

 

钟文斌:隐私一直是数字化时代的热点话题。对于现今的大多数公链来说,无论是普通转账还是合约调用,各参与方的地址与数额、账户余额等信息都是透明的,十分不利于区块链的商业化应用。如何保护链上资产的隐私性,是区块链技术赋能商业应用必不可少的一环。

 

目前行业内有一些致力于隐私的公链和Layer2协议和技术,比如达世、门罗、基于Mimblewimble的Grin和Beam、基于各类零知识证明的Layer2算法等等。这些技术已经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隐私转账等功能,往往因为成本、效率、区块链的支持程度等因素,无法大范围地应用。Qtum从2019年就开始关注隐私,并捐赠过当时新进的隐私项目Grin。目前正在开发的幻影隐私协议(Qtum Phantom Protocol)基于zk-SNARK零知识证明算法,从降低计算量方面提高了可用性,并引入了链上秘密分发技术,使QTUM及其他Qtum生态内的货币可以实现便宜且便捷的隐私转账功能。

 

主持人:第三问,近期,Qtum量子链发布的Layer2的隐私协议幻影隐私协议,能否给粉丝讲解一下?有哪些创新之处?有哪些吸引人的地方?

 

钟文斌:Qtum量子链的幻影隐私协议是基于zk-SNARK改进而来,既继承了zk-SNARKs的隐私性,又加入了一些有效的创新,从而达到效率和使用成本的完美平衡。

Phantom中规定了两种代币形式,一种是公开代币(也即普通的QRC20),另一种是隐私代币。

 

zk-SNARKs实现隐私交易的过程大致如此:当Alice想要匿名给Bob转一笔公开代币AAA时,她首先需要把AAA换成隐私代币,假设叫zk-AAA。而后,她向系统发起交易请求。而后系统会通过算法,为Alice的交易信息生成一组参数;随后,验证者(在Qtum上也即PoS节点)将对这组参数进行验证。

 

当这组参数满足系统规定的要求时,验证者执行Alice的请求,将她的zk-AAA转移到Bob账上,但这一结果不记录上链,上链的部分只有由Alice的交易信息生成的参数(也称“proof”)和验证者验证的结果。

 

由此,除了交易双方Alice和Bob外,没人知道具体的交易金额和交易地址,但又保证了交易的有效性。

Phantom对zk-SNARKs的改进主要体现在使用Shrubs默克尔树存储“票据承诺”(commitment)来降低隐私交易的手续费、缩短proof生成的时间,以及采用In-band Secret(链上秘密分发)的链上加密传输方式提升隐私交易的实际使用的便捷性。

具体的技术细节就不展开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我们发表的学术论文:https://eprint.iacr.org/2020/156.pdf

 

 

主持人: 第四问,隐私资产是否和监管审计相冲突,Qtum在技术上有何化解的妙招?

 

钟文斌:隐私资产和监管审计其实并不矛盾。首先,Qtum的原生代币QTUM始终是公开的,仅用于普通转账和支付使用隐私协议的手续费,所以原生代币QTUM始终是可审计的。同时,由于幻影隐私协议是由智能合约实现的,因此往往比原生支持隐私的项目有更大的灵活性。我们一直强调的一个概念是“隐私且可审计”,即你的数据对于自己可见公众不可见,但又可以选择性地公开给一些第三方进行监管和审计。幻影隐私协议只是一种隐私资产的模板,使用者在发行具体的隐私资产时,需要根据具体使用场景进行二次开发,发行具有隐私功能且符合监管审计要求的隐私资产。

 

 

主持人:第五问,在Qtum量子链2020年全新路线图上,我们也看到了Qtum让用户实现离线 Staking的技术规划,能否给我们粉丝讲讲这个技术背后的含义和创新点? 

钟文斌:在标准的 PoS 系统中,参与 Staking 的节点必须保持在线,Qtum 也不例外。但节点在线的弊端在于,首先对于普通用户,虽然他们可以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上进行 Staking,但在不租用服务器的情况下,很难保证 24 小时在线,从而很难保证收益,长此以往会影响其参与 Staking 的积极性,从而降低网络去中心化程度;而对于“大户”,即持币较多的 Staker,他们对于把大量的币始终放在热钱包也有安全上的顾虑。纯 PoS 机制下的公链也存在矿池,虽然矿池有较高的安全性,但用户必须把币转给矿池才能由其代为 Staking,这使用户丧失了对币的控制权,既有损失本金的危险,又有使网络降低去中心化程度的风险。而一些项目采用的代理共识机制,如 dPoS,dBFT 等,本质上更接近中心化网络,而且普通用户代理给超级节点的币所获得的收益也得到通过链上逻辑的保证,而是根据约定在链下分配收益,这无疑也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Qtum 正在研发的智能合约 Staking 机制能很好地解决上述问题。普通用户可以将 Staking 的权利代理给专门的 Staking 智能合约,从而无需保持自己的节点在线,而且始终有对自己代币的控制权或提币权;大的 Staker 也可以将币的 Staking 权利托管给合约,而将币保存在安全的冷钱包里;所有托管用户的收益都是由智能合约在链上进行分配的,不存在中心化矿池的风险。不仅如此,由于智能合约是可编程的,这种机制将为 Staking 带来更多的灵活性,收益方式、回报方式都可以通过合约逻辑进行控制,无需第三方介入,用户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合约进行托管,也可以部署自己定制的 Staking 合约。

 

 

主持人:第六问,目前来看,自从去年国家将区块链上升为国家战略,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以来,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成为热门话题,Qtum作为公链在联盟链方向是否有布局和规划

 

钟文斌:Qtum也早在主网上线的时候,就有了开发一个企业版的想法,想把Qtum的技术应用到实际的商业场景中。主要原因有两点。

 

Qtum作为公有链,是Permissionless的模式,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使用。而在商业环境中,则需要考虑更多的权限问题。

 

Qtum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模式,所有节点的身份都是对等的,这会让区块链的性能受到单个节点性能的限制。

 

基于Qtum在公链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以上两点理念,我们孵化了一个企业服务团队——Unita,其在2018年3月公布了企业版的设计,并且开始开发。历经一年时间,最终在2019年4月的时候发布了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Unita。同时发布的还有跨链交易解决方案Canal和数据存储解决方案DDAO。

 

Unita解决方案对Qtum生态社区来说也是一个答复,所以采用了部分开源的模式。即,区块链底层技术完全开源,周边工具(钱包、浏览器等)免费使用但不开源。因此,对于很多有一定研发能力的国内外企业拿到他们的应用场景中直接使用了相关的工具或技术。对于周边工具,也只需要登记一下就能使用,所以看到在Unita的网站(https://chain.unita.network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或复制到浏览器打开)上有很多登记记录。

 

一些使用方有二次开发的需求,会找到Unita团队一起探讨解决方案。目前我们知道的,且正在落地的项目有3例,分别是食品安全、物流与供应链金融、汽车领域。据我所知,Unita对这些使用方提供了两方面的支持。一方面是给对方提供了解决方案的指导,协助攻克一些重点的技术难题,比如加密、隐私等。另一方面,帮助联系了一些技术靠谱的面向企业的区块链开发团队,承担具体的开发任务。相关的案例文档可能会等待以后时机成熟再发布。

随着我国从国家层面战略支持区块链技术以来,我们接到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来自各行各业。通过这些案例,我们自身也积累了一些重要的信息。我们发现在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结合的过程中,经常会被一些技术难题所卡住,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隐私问题。区块链在用于存储商业数据的时候,商业数据对隐私保护的需求非常高,且对于数据隐私的管理逻辑更为复杂。于是,我们把区块链的隐私保护作为了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希望能通过攻克一些隐私保护的难题,从而突破区块链商用的瓶颈。

 

主持人:第七问,说区块链技术可以颠覆互联网的概念已经炒了很久了,但是区块链技术实际商业落地的项目却少之又少,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目前的难点或者瓶颈到底在什么地方?

 

钟文斌:区块链分为公有链和联盟链(或私有链),后者其实在一些商业或政务的细分领域有了一定的应用。但当人面谈到“颠覆互联网”这个概念是,更多指的是公有链。公有链其实有两个内涵,即 加密数字货币 和 区块链应用平台。以比特币、LTC、DASH等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经过了十年时间的验证,社区化货币这个理念也不断深入人心,直至今日仍在持续增长和自我强化。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公有链平台,通过智能合约降低了代币发行,实现了去中心化托管,借助于2017年的代币发行泡沫,完成了迅速的成长。但以太坊作为平台,以及后来的所有公有链平台,其核心逻辑仍然是通过修改共识、增加隐私、增加虚拟机等简单的自我增强,企图达成应用状态的全网共识。这与比特币的核心逻辑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如果作为加密数字货币,这种逻辑是没有问题的,但作为平台,这种全网共识带来的强一致性恰恰是限制应用发展的瓶颈。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使用的所有应用都是异步的,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也是异步的,如何设计和实现一个异步的区块链应用基础设施,让现实世界具体的商业行为在区块链世界里面发生,同时建立具备良性增长的分布式商业里面的代币体系,将是未来公链走向实际商业落地的关键。

 

主持人: 第八问,Qtum量子链也是行业的老牌公链了,对于行业发展目前最大的担忧是什么?对于行业的发展又有怎样的展望和愿景呢?

 

钟文斌:2018年以来,行业创新比较缓慢。通常来说,当行业有很多探索和创新的时候,比特币的市场占有率会下降。而目前比特币的市场占有率依然处于高位,这正好揭露了行业创新的困境。大部分的公有链项目没有进化为区块链应用平台,而是退化到一个交易符号,与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进行同质化竞争,导致公有链领域整体有些迟滞不前。

 

其实行业内还是有不少创新点,比如密码学的进一步应用带来的隐私解决方案,比如去中心化存储,又比如去中心化域名等等,这些都是未来区块链走向真实商业世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希望公有链未来能将这些“点”的突破灵活组合,和人工智能、物联网、5G、云计算等技术深度融合,跳出加密数字货币简单自洽的基本逻辑,设计和实现一套更加灵活的、异步的区块链基础框架,满足驱动分布式商业需求和监管需求,形成“面”的突破。

 

社群成员A:您刚刚说离线权益质押是指在没有连接到互联网的加密钱包进行质押,因为是离线状态,那我如果把Qtum从离线质押池中转出,区块链网络又是怎么会知道的,收益是否依然会发放

 

钟文斌:委托关系本身由智能合约实现,并且是通过共识机制保证的。被委托的节点只有权力利用委托人地址上的UTXO生成新区块和获取奖励,如果这个余额不存在了,在共识验证阶段不过被所有节点接收,也就无法获得交易了。反之,如果这个余额存在,则奖励一定会自动发放,不需要任何认为干涉,共识算法可以保证这一点。

 

社群成员B:钟总您好,请问Qtum现在staking的量有多少?如何看待熊市下公有链的发展前景

 

钟文斌:此时此刻的Staking总量约一千五百万QTUM,可以查看官方浏览器https://qtum.info/查看实时全网Staking数量以及预期收益。顺便说一句,Qtum的Staking人人可以参与,家里的电脑或树莓派都可以运行。

 

当前市场环境和全球金融环境下,不仅是公有链,全球所有行业都将面临挑战。公有链也不例外,没有核心技术的项目都会被淘汰,几年后再看cmc上排名前一百的项目,大部分都会消失,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三次,只有坚持做有长远价值的事才有可能胜出。



链想家寄语: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联系

我们

028-87531801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