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国总统候选人都是怎样看待加密货币的?

2020.03.05 | 浏览:515



区块链新金融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02.jpg


 

说起美国总统大选,如果2012年是被Facebook左右的推举,2016年是由Twitter主导的推举,那么2020年很或许是比特币总统的一年。区块链的投票还有一段路要走,但2020年的美国总统提名人现已开始认真对待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这并不古怪,由于43%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认为加密可以替代今日的美国金融系统。不管他们站在哪一边,总统提名人都会被问及有关比特币、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问题——人们越来越期望他们有自己的看法。

 

那么,2020年的总统提名人对比特币、加密货币以及支撑它的技术有何看法?

 

唐纳德·特朗普对比特币持否定态度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12.jpg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比特币问题上直抒己见。2019年7月,他在Twitter上宣告了对比特币的看法。“我不喜爱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它们不是货币,”并将它们的价值描述为“高度不稳定,凭空捏造”。

 

特朗普坚定地站在法定货币一边,称美元是“美国的真实货币”,并表明不受监管的加密财物助长了非法行为,“包含毒品买卖和其他非法活动”。

 

特朗普表明:“近几十年的技术进步,如加密货币和世界金融市场日益增强的互联性,导致了更杂乱的违法安排,并显示出金融和电子违法与资助恐怖分子和流氓国家行为者之间更强的联系”

 

特朗普对Facebook的Libra加密货币也有很强的评价,称其“几乎没有地位或可信性”,这表明Facebook正企图将自己打造成一家银行,而企图这样做的公司“必须寻求新的银行章程,并受一切银行监管的约束”。

 

虽然总统自己或许不喜爱加密货币,但他任命的几位官员都是加密的热心倡导者。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委员、特朗普任命的赫斯特·皮尔斯(Hester Peirce)在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拒绝比特币ETF的决定中表达了自己的不同定见,赢得了加密迷们的支撑,为她赢得了“加密妈妈”的亲热绰号。特朗普的署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创立了两党区块链中心小组,他将区块链描述为一项有或许“彻底改变金融服务业、美国经济和政府服务交给”的技术

 

因此,即便特朗普总统自己对区块链和加密持慎重态度,特朗普政府对它的看法也更为平衡。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想要在没有银行的地方开设邮局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18.jpg

 

 

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提名的领跑者、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常常议论发起一场政治革新。但他的金融方针或许与许多比特币爱好者等待的金融革新不一起。

 

很难确定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加密货币问题上的态度,参议院全体会议很少讨论相关立法,因此他没有可供参考的投票记载。

 

然而,正如你可以想象的那样,作为一个反对让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受益的经济方针的提名人,桑德斯在钱的问题上有许多观点。在他的“全民公平银行”方案中,这位参议员对为6300万没有银行账户或银行账户不足的美国人供给更多的金融服务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但他期望美国邮局添补这一空白,而不是向他们供给暗码账户。美国人将可以从邮政服务中取得小额低息贷款、支票和储蓄账户,邮政服务还将运行一个网上银行渠道。

 

在线组件嵌入桑德斯的其他一些方案中,或许会对加密货币有利。不出所料,桑德斯支撑网络中立,这将约束互联网供货商阻止或减缓用户访问特定网站的速度。他还期望“将联邦通信委员会对最低宽带速度的定义提高到100mbps下载速度和10mbps上传速度”,同时出资1500亿美元用于“有弹性、负担得起、公共具有的宽带基础设施”              

 

正如其他人指出的那样,这或许会为加密货币创造一个老练的环境,即便他的民主社会主义方针的整体基调让那些将比特币视为自由主义准则表现的加密狂热者感到厌恶。

 

 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担心加密货币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24.jpg

 

 

 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民主党竞选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对加密货币持慎重态度。

 

2018年10月的参议院“探索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生态系统”听证会上,她称加密货币“简单被盗”,并强调了ICO咨询公司Satis Group 2018年6月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报告称,2017年80%的ICO都是圈套。

 

然而,她认为,虽然虚拟货币或许会给骗子和罪犯带来权力,但虚拟货币“是一项有趣的立异,至少在理论上可认为顾客带来优点”。

 

当被问及她是否担心美国人购买比特币时,沃伦表明:“我担心顾客会受到损伤”。

 

 乔•拜登(Joe Biden)对比特币持矛盾态度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30.jpg

 

 

 这位曾经的副总统、现在的总统提名人很少谈及比特币和加密货币。可是,在2016年,当拜登首次宣告他的竞选意向时,一个名为“2016年拜登草案”(Draft Biden 2016)的安排接受了加密捐款。

 

虽然拜登没有对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宣告谈论,但该安排主任约瑟夫·施韦策(Joseph Schweitzer)表明,“这与副总统拜登在其职业生涯中对技术和立异的大力支撑是一起的。”

 

 迈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期望对暗码进行监管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36.jpg

 

 

亿万富翁迈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在2019年11月参与总统竞选,许诺“击败唐纳德·特朗普,重建美国”。自从比特币的首要支撑者安德鲁·杨(andrew Yang)退出之后,布隆伯格就现已开端向加密人群,或者至少是那些对加密持怀疑态度的人示好。

 

布隆伯格在一份新提案中写道:“加密货币已成为一种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财物类别,但监管监督仍然涣散且不发达。”“虽然区块链、比特币和首次发行的硬币都有许多许诺,但也有大量的炒作、诈骗和违法活动。正因如此,布隆伯格呼吁为加密建立一个“明晰的监管结构”。

 

 Amy Klobuchar对暗码罪犯很感兴趣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44.jpg

 

 

 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曾多次参与有关加密货币的国会听证会。但她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采纳强硬的揭露态度。

 

这位中西部人、前律师喜爱称自己为“邻家参议员”,并将自己定位为民主党重夺美国中心地带的期望。她在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民主党提名州的投票成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到目前为止,Klobuchar对加密争辩的仅有贡献是她在2017年11月关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国会听证会上提出的一个问题。她问询加密货币是否会让执法部分更简单或更困难地追寻罪犯。

 

虽然Klobuchar或许对加密感到矛盾,但她是一名隐私倡导者。上一年11月,她同享了谷歌与医院网络Ascension签署的健康数据同享协议的隐私问题。

 

 Tulsi Gabbard购买了ETH和LTC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52.jpg

 

 

 夏威夷第二国会选区的美国代表加巴德是一位对加密货币非常了解的总统提名人。根据2018年8月提交的一份财政披露报告,她在2017年12月购买了价值超过1000美元的Ethereum和Litecoin,每项财物的价值在1001美元到1.5万美元之间。

 

除非她敏捷卖出,否则加巴德的出资就会出现亏本,由于自她买进以来,加密货币的价格现已大幅下跌。在她购买代币的当天(2017年12月12日),ETH的买卖价格在526美元到659美元之间,而在当时,ETH的买卖价格是224美元,下跌了大约66%。Gabbard购买莱特币的当天,莱特币的买卖价格在230美元到339美元之间,现在莱特币的买卖价是60美元,下跌了约75%。目前还不清楚加巴德的出资是否影响了她对加密货币的看法。

 

自从宣告购买加密货币之后,加巴德作为令牌分类法案的一起发起人,揭露支撑区块链技术,该法案旨在使一些令牌和数字财物免受联邦证券法的约束。加巴德表明:“在夏威夷和美国各地,地方和州的领导人都在关注区块链技术创造和扩展经济时机的潜力。”

 

 约翰•麦卡菲(John McAfee)揭露支撑加密货


微信图片_20200305112058.jpg

 

 

毫无疑问,约翰•麦卡菲(John McAfee)一向都是加密货币的支撑者。其上一年年底在推特中表明,“我的总统竞选将在明年1月正式开端,我不能同时兼顾这两个方针。但我绝不放弃加密货币”。




链想家寄语: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联系

我们

028-87531801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