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1C0,17亿美金项目被美SEC和法院判处"死刑" ,大批项目已被盯上

2020.04.07 | 浏览:32044


白话区块链


3月25日,针对 Telegram 在2018年经过发行数字货币GRAM)筹措17亿美元一案,纽约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初步禁令,判决其(GRAM)发行违背了美国证券法。

 

Telegram区块链团队随即作出反应,在27号恳求法院弄清该禁令是否适用于TON的非美国出资者,试图寻求迂回的方式上线TON,但SEC则一起要求法院回绝Telegram争取向非美国出资者出售代币的恳求。

 

由此,Telegram与SEC的这场拉锯战,算是有了一个暂时的果,与此同时,它给整个代币融资项目集体带来的影响,或许才刚刚开

 

 01 
好事多磨的“天王项目”
Telegram与监管的反复缠斗

 

区块链国际向来缺乏实在的增量用户,这是公认的痛点和难点。BitTorrent、Brave虽然都号称千万日活,但在全球最大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面前,恐怕都难以与其相提并论。

 

也正因如此,Telegram的区块链项目TON可谓含着金汤匙出世,一推出就被视为“天王项目”,备受热捧。

 

2018年,Telegram宣告发行代币融资,很快便预售代币达17亿美元(依据出售条款,当TON区块链上线时,出资者方才会取得自己那部分权益的 GRAM 代币)。

 

未曾料想的是,原定2019年10月正式上线主网的TON,却被SEC突然“喊停”——2019年10月11日,SEC向联邦法院提交诉状,称Telegram出售约29亿数字货币违背了1933年的《证券法》,要求对 Telegram发出暂时约束令(TRO),禁止他们将GRAM供给、出售、交付或者分发给任何人或者实体。

 

紧接着纽约法院南区地方法院便向Telegram发布了暂时约束令,使得GRAM的代币分发并没有按计划进行。也正是从此刻起,Telegram开始加入这场与SEC的诉讼风云,其发行的TON代币也极或许面对全面出售禁令。

 

所以某种程度上,3月25日的这场判定,法院所言的“考虑到‘Howey测验’的经济实际,在未经必要的登记声明的情况下,将GRAM转售到二级公开市场将构成证券出售的一个组成部分”,算是针对Telegram(GRAM发行)构成证券行为的一锤定音,也正是宣告SEC或许进一步将监管之剑伸向存量代币融资项目的要害前置动作。

 

那么,什么又是“Howey测验”?Telegram在被认定为证券之后,又会对其它存量代币融资项目带来怎样的外溢影响?

 

 02 
“Howey测验”下
“是不是证券”之问牵动市场神经

 

“Howey测验”是美国最高院在1946年的一次诉讼(SEC v Howey)中运用的一种判别特定买卖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规范,简言之,便是用来判别“某种买卖是不是证券发行”,进而SEC可以由此决定是否需要监管介入的要害考量要素

 

1. 是用金钱(或等价物)参加的出资行为;


2.可以从出资中获利或有一定的获利预期;


3.出资资金被汇入到了一个项目、组织、企业或资金池中;


4.获利彻底依赖于发起人或第三方努力或经营。

 

按照“Howey测验”,满足以上一切4个方针就说明它或许是证券资产,而一旦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1933年证券法”和“1934年证券买卖法”的规矩,SEC就可以对已有的存量代币融资乱象(欺诈等)介入办理,也即所谓的“秋后算账”。

 

相反,假如满足3个、2个或者1个方针,也即满足的方针越少,被评定为证券的或许性越小,因而几乎一切代币融资项目的方针都是不被SEC归类为证券

 

但本次判决之前的主审会议上,法官“买卖文件上的免责声明不会影响法庭对资产特点的判定”的一句话,开始让不少团队暗暗心惊,而Telegram判决的出炉,更是几乎宣判了死刑:从监管趋势看,2017年代币融资项目的火爆,注定会在Telegram后迎来清算,这一切在SEC看来都是“未注册的证券发行”。

 

“SEC坚信几乎一切数字资产(代币融资项目)都是证券,只需极少数破例,并一再得到法院对其观念的支持”,也正因如此,本次判决之后Telegram的抵挡上诉,被认为赢得的时机微乎其微。

 

 03 
监管“达摩克里斯之剑”并非无解
EOS的“罚款包围”

 

“SEC在对未经适当授权供给数字货币出售的公司的诉讼中具有稳固、近乎完美的记载,并且没有很多法令先例来赢得这场战役。

Messari Crypto 2020年1月2日发布了一份《2020加密方针趋势猜测报告》,其中针对SEC在2020年大幅度法律的猜测章节,较为戏谑地以一个设问句开头——谁会害怕大灰狼(SEC)?只需花大价钱聘请一批律师就可以了!

 

而这句看似调侃式的招数,却是实际中实在上演过的戏码。2019年9月23日,SEC与Block.one达到宽和,Block.one赞同经过支付2400万美元(罚款额占其代币融资总额的0.58%)的民事罚款来处理SEC对其进行未经注册的代币融资发行的指控,一起颁发了其对未来业务的重要豁免权。

 

这不仅意味着block.one及EOS在合规化的路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高悬的方针“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暂时得以解除,更从另一个视点为一众堕入相似指控窘境的项目供给了思路,其中就包括Tezos——就在3月23日,Tezos宣告其在长达两年的法庭之战后,选择以2000万美元处理面对的诉讼问题。

 

作为史上第一个、也是EOS之前规模最大的一次公开代币融资项目,Tezos在2017年秋季经过了轰动一时的首次代币融资发行,完成了2.32 亿美元的收入,也由此进入了SEC的视界,堕入了相似Telegram的监管拉锯战。

 

但是或许并非一切的代币融资项目都可以像EOS和Tezos一般用钱处理问题,毕竟Block.one和EOS举重若轻的2400万美元,甚至都高过绝大多数项目一共的代币融资额。有足够实力的项目也未必会接受相似EOS的计划,Telegram区块链项目社区基金会一就度放出风声,“或经过「分叉」主网方式绕过SEC与美法院”。

 

4月1日晚间,针对SEC要求法院回绝Telegram争取向非美国出资者出售代币的恳求,Telegram律师最新表明,这违背了最高法院的判决,该判决清晰约束了美国联邦法令仅适用于“在国内买卖平台上市的证券买卖”和“其他证券的国内买卖”的权限,因而SEC的禁令是没有依据的。

 

微信图片_20200407154342.jpg


无论结局如何,以Telegram为代表的一众新老代币融资项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要慢慢熟悉并且学会怎么同监管共处,新事物诞生与开展的早期,野蛮成长难以避免,但随之的合规问题就会益发凸显并成为至关紧要的生命线。

 

“企业家们怎么在不违背法令的情况下创建一个全新的、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生态系统呢?”。监管和立异的平衡,乱象与规矩的交锋,路漫漫且修远兮,SEC和区块链项目们的这场博弈,注定也会在2020年的区块链开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场博弈终究能否达到一种“宽和范式”,让我们拭目而待。

 

 

链想家寄语: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联系

我们

028-87531801

客户端